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言警句 > 关于诗与诗歌的名言 正文

关于诗与诗歌的名言

作者:生活伴侣网  发布时间:2015-1-13  阅读:次  类别:名言警句

    为了获得诗的效果,一桩不可能发生而可能成为可信的事更为可取。

——〔古希腊〕亚里士多德:《诗学》

    只有美,对诗来说是不够的,诗应该打动人心,引导听者灵魂到诗的意境。

——〔古罗马〕贺拉斯:《诗艺》

    诗可以使世间最善最美的一切永垂不朽;它得到承认和信赖。诗是人和自然的表象。

——〔英国〕华兹华斯:《抒情歌谣集序》

    诗是最快乐最善良的心灵中最快乐最善良的瞬间之记录。我们往往感到思想和感情不可捉摸的袭来,有时与地或人有关,有时只与我们自己的心情有关,并且往往来时不可预见,去时不用吩咐,可是总给我们以难以形容的崇高和愉快;因此,即使在它们所遗留下来的眷恋和惆怅中,也不可能不还有着快感,因为这快感是参与于它的对象的本质中的。

——〔英国〕赫兹里特:《泛论诗歌》

    诗是强烈情感的自然流露。它起源于在平静中回忆起来的情感。诗人沉思这种情感直到一种反应使平静逐渐消逝,就有一种与诗人所沉思的情感相似的情感逐渐发生,确实存在于诗人的心中。一篇成功的诗作一般都是从这种心境中开始的。

——〔英国〕华兹华斯:《抒情歌谣集序》

    敏锐的感觉是诗的天才的肉体,空想是衣服,变化是生命,想象是灵魂。

——〔英国〕柯尔律治:《文学诗传》

    智慧和不朽的诗篇是一对夫妻。

——〔英国〕华兹华斯:《远游》

    诗是强烈感情的自然进发,其源泉是静静回想的感动。

——〔英国〕王尔德:《抒情民谣集》

    自然而纯真的诗,不外乎是蕴藏于诗人内部的感情变成格调优美、韵律均称和谐的诗句。

——〔英国〕基布尔:《诗学讲义》

    在有教养的圈子中,对诗的喜爱与其说是灵魂的热情,不如说是满足想象力的娱乐。

——〔英国〕吉本:《罗马帝国衰亡史》

    诗歌是用永恒的真理表现出来的生活写照。

——〔英国〕雪莱:《诗之辩护》

    诗所指点的美,决不可半道而止,使读者屏息以待,而不是心满意足。形象的产生、发展和下落,应当像太阳一样,来得自然,满照头上,然后堂皇却又清醒地下降,让人们逗留在黄昏的富丽景色中。

——〔英国〕济慈:《致泰勒》

    真的,诗是神圣的东西。它既是知识的圆心又是它的圆周;它包含一切科学,一切科学也必须溯源到它。

——〔英国〕赫兹里特:《泛论诗歌》

    诗歌是最美妙、最难忘、最富有感染力的表现形式,因而也最重要。

——〔英国〕阿诺德:《评论集》

    诗歌是最美好、最幸福的灵魂对最幸福、最美妙时刻的记载。

——〔英国〕雪莱:《诗之辩护》

    我们把诗歌称为有音乐的思想,而诗人则是以这种方式进行思维的人。

——〔英国〕卡莱尔:《英雄与英雄崇拜》

    诗歌的灵魂在于创新,即创造出使人意想不到、惊叹不已和赏心悦目的东西。

——〔英国〕约翰逊:《英国诗人列传·沃勒》

    真正评判诗歌要看整体。当某人将注意力停留在某一词汇或音节上时,就是一种恶意的迹象。

——〔英国〕德莱顿:《森林区》

    按照人们给诗歌下过的定义,诗歌是人和自然的和声。

——〔英国〕卡莱尔:《随笔集》

    诗歌是想象和激情的语言,它与任何能使人的心灵感到快乐或痛苦的事物有关。它以人们的胸怀和事务为归宿。

——〔英国〕赫兹里特:《泛论诗歌》

    诗歌不是创作的一个分支:它是“构成我们生命的材料”。其他只是“被人遗忘的东西”,僵死的文字,因为生活中所有值得记住的是其中的诗。恐怖是诗,希望是诗,爱是诗,恨是诗;轻视,忌妒,懊悔,爱慕,奇迹,怜悯,绝望或疯狂全是诗。诗是我们内心中的美好因素,它扩展,提炼、美化、提高我们的全身心;没有它,“人的生活与禽兽无异”。

——〔英国〕赫兹里特:《泛论诗歌》

    由于找不到完全符合其美好理想的真实世界,诗歌便力争按人们的主观愿望来体现客观的景象,并试图创造出一个比真实世界更完美的理想世界。

——〔英国〕培根:《智能的自然史》

    诗歌本身就是上帝,

    它使自己的信徒成为诗人;

    我们越深刻地感受诗歌,

    就越能变得像是全能而仁爱的上帝。

——〔英国〕贝利:《法士德》

    诗歌是人生及其在人生中得到表现的意志的一面镜子。

——〔德国〕包尔生:《伦理学体系》

    凡是能够感受诗和艺术的人,在古代面前就会感到自己是置身在愉快的理念的自然境界里。甚至就是在今天,荷马的诗句也还具有,至少是在短暂的时间里把我们以数千年传统不断加在我们身上的可怕重负下解放出来的力量。

——〔德国〕歌德:《格言和感想集》

    从某种意义上说,每一首诗都是一个给世界的吻,但仅仅亲吻并不会孕育出孩子。

——〔德国〕歌德:《与奥特莱普的谈话》

    直到今天还没有人能够发现诗的基本原则;它是太属于精神世界,太缥缈了。

——〔德国〕歌德:《诗与真》

    无知的小人们所抛弃的诗,是一种热情的而又精细的创作,通过语言和写作,热情地表现了精神所已完成的创作。它导源于上帝的胸怀,而且我发现,极少数人的灵魂具有这种天赋;这的确是如此值得惊叹的天赋,所以真正的诗人总是极罕见的人。这种写诗的热情,从其效果来说,是崇高的:它迫使灵魂渴望着吐露自己;它产生精神上奇异的而又前所未闻的创造;它给予这些沉思冥想以一个固定的秩序,使语词和思想之间有了不平常的交织,并从而美饰整个结构;它就是这样地把真理隐藏在虚构的美好之中和合身的外衣下面了。

——〔意大利〕薄迦丘:《异教诸神谱系》

    诗歌和美妙音乐使我们的心清凉愉快。

——〔西班牙〕贝纳文特:《利害牵制》

    诗歌包含着全部真理,而哲学只不过是真理的一颗种子。

——〔美国〕梭洛:《日记》

    诗歌是一种令人欣慰的,或多或少配有动情音乐的小说。

——〔美国〕门肯:《偏见集》

    诗歌是一种信仰。对诗人来说,世界是一块处女地;一切都是可行的;人们都有向善的本性和从善如流的美德。

——〔美国〕爱默生:《文学与社会目的》

    好的诗文是无法改动的,初闻时竟像是抄于不朽灵魂中的某篇碑志,而不像是诗人信手拈来的作品,所有伟大的诗人都有此感。他们不是在写作而是在寻找。苦思冥想方能写出佳句。

——〔美国〕爱默生:《论文集》

    惟有那净我灵魂、鼓我勇气的才叫诗。

——〔美国〕爱默生:《文学与社会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