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言警句 > 关于立法与执法的名言 正文

关于立法与执法的名言

作者:生活伴侣网  发布时间:2015-1-13  阅读:次  类别:名言警句

    法律永远是由强者的权力来制定的。

——〔古希腊〕柏拉图:《法律篇》

    法律应在任何方面受到尊重而保持无上的权威,执政人员和公民团体只应在法律所不及的“个别”事例上有所选择,两者都不该侵犯法律。

——〔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政治学》

    法律就是某种秩序,普遍良好的秩序基于普遍遵守法律的习惯。

——〔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政治学》

    积习所成的“不成文法”比“成文法”实际上还更有权威,所涉及的事情也更为重要。

——〔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政治学》

    谁都承认法律是最优良的统治者,法律能尽其本旨作出最适当的判决。

——〔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政治学》

    仲裁人要以衡平法为依据,法官要以法律为准绳。

——〔古希腊〕亚里士多德:《修辞学》

    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古希腊〕希罗多德:《历史》

    非正义常常以欺诈形式出现,换一句话说就是通过制订极费解或欺骗性法律来达到此目的。这就是众所熟知的格言“法律越多,正义越少”的由来。

——〔古罗马〕西塞罗:《论义务》

    好法律是由坏风俗创造出来的。

——〔古罗马〕马克罗维乌斯:《萨腾纳利阿》

    极端的法规,就是极端的不公。

——〔古罗马〕西塞罗:《论责任》

    公正是各种美德中享誉最高的美德。

——〔古罗马〕西塞罗:《论责任》

    法律当然是为了平民的安全,维护国家和人类生活的安宁和幸福而创造的。

——〔古罗马〕西塞罗:《法律篇》

    谁逃避审判,谁就等于承认自己有罪。

——〔古罗马〕绪儒斯:《警句》

    人民的幸福即是最高的法律。

——〔古罗马〕西塞罗:《法律论》

    王子不在法律之上,而法律却在王子之上。

——〔古罗马〕小普林尼:《图拉真颂》

    一切善良的人们的确都热爱公平本身和正义本身。

——〔古罗马〕西塞罗:《法律篇》

    法官一发善心,法律就会松驰。

——〔古罗马〕绪儒斯:《警句》

    国家和个人都必须公正,正义是建立在自然法则上的,不过公民必须依靠共同利益的指引。

——〔古罗马〕西塞罗:《论共和国》

    法律的公正不在于使所有人都实际感到同样的效力,而在于它是为所有人而制订的。

——〔古罗马〕塞涅卡:《致卢奇里论道德的信》

    只凭着一面之词就给案子定性,即使定得再正确也有冤屈之嫌。

——〔古罗马〕塞涅卡:《美狄亚》

    合法的东西未必诱人,不合法的东西反倒令人垂涎三尺。

——〔古罗马〕奥维德:《爱情诗》

    如果你要审判,就必须调查;如果你要统治,就必须控制。

——〔古罗马〕塞涅卡:《美狄亚》

    管理良好的国家的法律应该以正义和理智为基础,如果这一正义被否定,人民中间就没有法律可言,只有专横的权利了。

——〔英国〕温斯坦莱:《温斯坦莱文选》

    个人的伦理以幸福为它的目的,而立法也不能有其他的目的。

——〔英国〕边沁:《道德与立法原理》

    谁握有国家的立法权或最高权力,谁就应该以既定的、向全国人民公布周知的、经常有效的法律,而不是以临时的命令来实行统治。

——〔英国〕洛克:《政府论》

    立法者的睿智不仅在于他能够伸张正义,而且在于他如何运用法律。

——〔英国〕培根:《学术的进展》

    法律是民权的准绳,但若这一准绳不确定,就决不可能确定所测度的事物的限度。

——〔英国〕鲍斯韦尔:《约翰逊传》

    立法机关不能把制定法律的权力转让给任何他人。

——〔英国〕洛克:《政府论》

    民主制,和所有其他的政府形式一样,最大危险之一在于掌权者的利益,这就是阶级立法的危险。

——〔英国〕穆勒:《代议制政府》

    法律若无民心作后盾,就不会有慑服力,也不会受到尊重。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民制定了一部坏法律,他们自己就首当其冲地身受其害。

——〔英国〕布赖斯:《美国联邦》

    为法官者务要记住罗马十二铜标的结语:“人民的幸福即是最高的法律。”

——〔英国〕培根:《随笔·论司法》

    自有国王统治以来所颁布过的法律,有哪一些符合我们造物主的公正法律和对所有的人一视同仁的精神呢?

——〔英国〕温斯坦莱:《温斯坦莱文选》

    法律是无私的,对谁都一视同仁。在每件事上,她都不徇私情。

——〔英国〕梅:《继承人》

    没有共同权力的地方就没有法律,而没有法律的地方就无所谓不公正。

——〔英国〕霍布斯:《利维坦》

    凡是解释越简单的法律,也就是越公正的法律。

——〔英国〕莫尔:《乌托邦》

    法律的基础有两个,而且只有两个……公平和实用。

——〔英国〕伯克:《关于教皇法律的短文集》

    在庄严的法律面前是不分种族和肤色的。

——〔英国〕毛姆:《天作之合》

    律师也害怕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诉诸法律,他们知道法律是一种锐利的工具,运用起来没有把握。

——〔英国〕狄更斯:《老古玩店》

    一般说来,医生老了才会有回春之妙术,就像酒陈了才香醇一样;而律师年纪轻、刚上任才最理想,就像面包新鲜时才可口一样。

——〔英国〕富勒:《神圣与鄙俗》

    法官不应当被律师的滔滔雄辩所打动。

——〔英国〕培根:《随笔·论法律》

    哪一种卑鄙邪恶的陈诉不可以用娓娓动听的言词掩饰它的罪状?

——〔英国〕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

    谋杀的性质——它能暗示出谋杀犯一定的性格——这是破案的一个基本线索。

——〔英国〕克里斯蒂:《哑证人》

    一个判例能使一条原则变得不朽。

——〔英国〕迪斯累里:《1848年2月22日在众议院的演讲》

    社会有三种同个人作战的手段,这就是法律、舆论和良心。

——〔英国〕毛姆:《人性的枷锁》

    凭人们对某些人的个人看法而下结论是很不可靠的。人不能凭感情,而是要根据事实来下结论。

——〔英国〕克里斯蒂:《哑证人》

    法律除了为人民谋福利这一最终目的之外,不应再有其他目的。

——〔英国〕洛克:《政府论》

    一切法律的总目标一般是或应该是全面增进社会幸福。

——〔英国〕边沁:《道德的立法原则》

    主权者还应当注意制定良法……良法就是为人民的利益所需而又清晰明确的法律。

——〔英国〕霍布斯:《利维坦》

    在法庭上,人人都是为了自己。

——〔英国〕赫伯特:《外国谚语名句选》

    如果没有得到公众所选举和委派的立法机关的批准,任何人的任何命令,无论采取什么形式或以任何权力作后盾,都不能具有法律效力和强制性。

——〔英国〕洛克:《政府论》

    在一切场合,只要政府存在,立法权就是最高的权力。

——〔英国〕洛克:《政府论》下卷

    当人民发现立法行为与他们的委托相抵触时,人民方面仍然享有最高的权力来罢免或更换立法机关。

——〔英国〕洛克:《政府论》

    一次不公正的裁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水源。

——〔英国〕培根:《随笔·论司法》

    公职人员的违法行为,当然比任何人都更严重地破坏共和国的和平。

——〔英国〕温斯坦莱:《温斯坦莱文选》

    司法的处所乃是一个神圣的地方,所以不仅是法官的坐席,就连那立足的台、听证围栏都应当全无丑事贪污的嫌疑才好。

——〔英国〕培根:《随笔·论司法》

    对法律的无知不能作为得到宽恕的理由。

——〔英国〕塞尔登:《席间闲谈·法律》

    几乎没有任何脑力工作像立法工作那样,需要不仅是有经验和受过训练,而且要通过长期辛勤的研究、训练有素的人去做。

——〔英国〕穆勒:《代议制政府》

    一个国家文化的高低,看它的民法和刑法的比例就能知道。大凡半开化的国家,民法少而刑法多,进化的国家,民法多而刑法少。

——〔英国〕梅因:《古代法》小引

    法官一旦偏离了法律的条文,就成了立法者。

——〔英国〕培根:《科学推进论》

    法官应该博学多于机智,庄重多于巧辩,兼听多于自信,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必须具备正直这种品德。

——〔英国〕培根:《随笔·论司法》

    作为审判官的职责,依存于解明法律,而不是制定法律。

——〔英国〕培根:《随笔·论司法》

    法律和专横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英国〕伯克:《沃伦·黑斯廷斯第三天的控告》

    法律的目的是对受法律支配的一切人公正地运用法律。

——〔英国〕洛克:《政府论》

    好人无需视法如虎,因为有了法,好人才安全,坏人才恐惧。

——〔英国〕马辛杰:《陈旧的法律》

    如果法律不能被执行,那就等于没有法律。

——〔英国〕洛克:《政府论》

    在有关人命的大案中,法官应当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以正义为念而毋忘慈悲;应当以严厉的眼光对事,而以悲悯的眼光对人。

——〔英国〕培根:《随笔·论司法》

    公正的法律限制不了好人的自由,因为好人不会去做法律不允许的事情。

——〔英国〕弗劳德:《大事小议·论国与民的相互义务》

    在法规前面,一切头衔都无济于事。

——〔英国〕伯克:《致理查德·伯克的信》

    法官是法律的执行者,以强制力为其后盾。

——〔英国〕奥斯丁:《法理学大纲》

    执法也不可过苛。不能把法律变成使人民动辄得咎的天罗地网。

——〔英国〕培根:《随笔》

    把法律从道德中分离出来,把宗教从法律分离出,则应明显是属于智力发展的较后阶段的事。

——〔英国〕梅因:《古代法》

    制定良好的法律是一件易事,难的是使它们有效。

——〔英国〕博林布罗克:《关于历史研究的信》

    今天的法律未必明天仍是法律。

——〔英国〕伯顿:《忧郁症剖析·德谟克里都致读者》

    法律是立法者创立的特殊的和精密的制度;风俗和习惯是一个国家一般的制度。

——〔法国〕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习俗往往比法律更残酷,一个时代的习俗反映了一个时代的人,法律却是整个国家理智的结晶。习俗往往是违反理智的,可是比法律更强有力。

——〔法国〕巴尔扎克:《一桩神秘案件》

    宪法的巩固依靠风俗的善良,依靠对神圣人权的知识和理解。

——〔法国〕罗伯斯庇尔:《革命法制和审判》

    人类制定的法律是我们行动的指导,所以应该是戒律,而不是劝说。

——〔法国〕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明智的立法者知道,再没有人比法官更需要立法者进行仔细的监督了,因为权势的自豪感是最容易触发人的弱点的东西。

——〔法国〕罗伯斯庇尔:《革命法制和审判》

    如果一个人或由重要人物、贵族或平民组成的同一个机关行使这三种权力,即制定立法权、执行决议权和裁判私人犯罪或争讼权,则一切便都完了。

——〔法国〕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我们制定法律,不是为了一时之需,而是为了百年大计;不是为了我们,而是为了世界。

——〔法国〕罗伯斯庇尔:《革命法制和审判》

    公共利益就是权力的基础,所以当这权力不正义时,它就背叛了自己的政治基础。不正义的法律不是法律。

——〔法国〕马里坦:《人权和自然法》

    法律的解释权属于创制法律者。

——〔法国〕罗伯斯庇尔:《革命法制和审判》

    如果司法权同立法权合而为一,则将对公民的生命和自由施行专断的权力,因为法官就是立法者。

——〔法国〕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如果司法权同行政权合而为一,法官便将握有压迫者的力量。

——〔法国〕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在一个自由的国家里,每个人都被认为具有自由的精神,都应该由自己来统治自由,所以立法权应该由人民集体享有。

——〔法国〕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主权的核心是立法权,立法权必须属于人民,立法者必须无比公正。

——〔法国〕卢梭:《社会契约论》

    如果立法机关掌握在人民手里,那么,请你相信,人民不久就会有最英明和最有益的法律。

——〔法国〕马布利:《马布利选集》

    制定法律的人来执行法律,这对于立法者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法国〕卢梭:《社会契约论》

    法律是人民意志自由而庄严的表现。

——〔法国〕罗伯斯庇尔:《革命法制和审判》

    一个良好的立法者关心预防犯罪,多于惩罚犯罪,注意激励良好的风俗,多于施行刑罚。

——〔法国〕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人民的安全就是最高的法律。

——〔法国〕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当法律原则是社会利益的时候,人民自己就是法律原则的支柱,全体公民的力量就是它的力量。

——〔法国〕罗伯斯庇尔:《革命法制和审判》

    最理想的法律是那些最珍贵的、最简单的和最普遍的法律。

——〔法国〕蒙田:《散文集》

    你不可对司法要求公道,它用不着公道,因为它本身便是公道。

——〔法国〕法朗士:《克兰比尔》

    人们相信法律,不是因为它是公正的,而是因为它是法律。这就是法律权威之奥妙的根基,此外无它。

——〔法国〕蒙田:《人生随笔》

    没有绝对的平等,也没有绝对的权力。人在天性上同类,就法律而言平等,在政治上不平等,又不同类。

——〔法国〕巴尔扎克:《巴尔扎克论文选》

    公道存在于过分的仁慈与残酷之间。

——〔法国〕狄德罗:《狄德罗哲学选集》

    法律不能对任何一个公民施加比之于另一个公民更重的负担。

——〔法国〕卢梭:《民约论》

    在原始时代,一切人生而平等,但是,这种平等不能持续很久,社会使人们失去了它,只有依靠法律的保护,人们才能重新获得平等的地位。

——〔法国〕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为人公正是好事。可是真正的公正并不是面对天平兀坐不动,注视天平两边秤盘的摆动。真正的公正必须裁判和执行判决词。

——〔法国〕罗曼·罗兰:《母与子》

    一个法官除了极端尽责地执行法律,除了机巧的解释他业务上的诡计以外,难道还不该做一枚可以探测心脏的钢针、一块可以测出灵魂中含多少杂质的试金石吗?

——〔法国〕大仲马:《基度山伯爵》

    一切法律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铭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铭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们的内心里。它形成了国家的真正宪法,它每天都在获得新的力量,当其他的法律衰老或消亡的时候,它可以复活那些法律或代替那些法律,它可以保持一个民族的创新精神,而且可以不知不觉地以习惯的力量代替权威的力量。

——〔法国〕卢梭:《社会契约论》

    立法权力是属于人民的,而且只能是属于人民的。

——〔法国〕卢梭:《社会契约论》

    政治生命的源泉,就在于主权的权威,立法权是国家的心脏大脑,大脑支使着各个部分的行动。

——〔法国〕卢梭:《社会契约论》

    行动时必须遵从规则,裁决时必须斟酌例外。

——〔法国〕儒贝尔:《沉思录》

    法律对于所有的人,无论是施行保护或处罚都是一样的。在法律面前,所有的公民都是平等的。

——〔法国〕:《人权宣言》

    我是法官,我只对我的良知负责,我要给你们任何承诺就是违背我的职务。我该在法庭内发言而在其他任何地方都得缄默。

——〔法国〕法朗士:《天神们口渴了》

    宁愿冒险挽救一个罪犯也不愿错杀一个无辜。

——〔法国〕伏尔泰:《查第格》

    无罪的一方惟一的武器就是讲道理;讲道理虽然能够影响法官,而对怀有成见的陪审员却往往毫无效力。

——〔法国〕巴尔扎克:《一桩神秘案件》

    凡是不曾为人民所亲自批准的法律,都是无效的,那决不能是法律。

——〔法国〕卢梭:《社会契约论》

    民众的感激对一名清廉的法官是多么珍贵。

——〔法国〕法朗士:《天神们口渴了》

    凡是拒绝说明理由的法官都是法律的大敌人!

——〔法国〕博马舍:《费加罗的婚礼》

    法律决不把有罪或无罪的事情,只是听凭法官的良心和法官随心所欲的意志来决定,而是坚持对法官说:“如果你们没有确凿如山的证据,你们就不要判罪。”

——〔法国〕罗伯斯庇尔:《革命法制和审判》

    不强制任何人去做法律所不强制他做的事,也不禁止任何人去做法律所许可的事。

——〔法国〕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一切人都赞助公正的和温和的法律;一切人都反对残酷的法律。

——〔法国〕罗伯斯庇尔:《革命法制和审判》

    在一切自由国家里,公职人员的渎职也像公民个人的犯罪一样,应当加以严厉和迅速的处罚;制止政府侵害行为的权力应当交还主权者。

——〔法国〕罗伯斯庇尔:《革命法制和审判》

    法官是只有在实力支持之下才能得到人们的服从的。要是没有宪兵,法官不过是一个可怜的梦幻者而已。

——〔法国〕法朗士:《克兰比尔》

    必须使法律对执行法律的人特别严格。

——〔法国〕罗伯斯庇尔:《革命法制和审判》

    法律的力量,与其说依存于执法者的严厉,不如说依存于本身的智慧。

——〔法国〕卢梭:《政治经济学》

    道德犹如哨兵,它保卫着法律,不叫任何人违犯;相反地,如果缺乏道德,就会使人忘记或忽视法律。

——〔法国〕马布利:《论公民的权利和义务》

    因为法律要成为法律,而不成为简单的戒律,它的内容就应该是明确的。法律规定得愈明确,其条文就愈容易切实地实行。

——〔德国〕黑格尔:《法哲学原理》

    立法者应该把自己看作是一个自然科学家。他不是在制造法律,不是在发明法律,而仅仅是在表述法律,他把精神关系的内在规律表现在有意识的现行法律之中。

——〔德国〕马克思:《论离婚法案》

    没有强制力的法是不燃烧的火,不照耀的灯。

——〔德国〕耶林:《法的目的》

    公正本身是毫无力量的,真正占统治地位的是强力。把强力与公正拉在一起,以便借助强力让公正去统治——这就是管理国家的本领。

——〔德国〕叔本华:《随笔和箴言集》

    法官不能秉公执法,终归于枉法贪赃。

——〔德国〕歌德:《浮士德》

    办案要以理服人,不讲理就是不讲法。

——〔德国〕鲍威尔:《科格斯·伯纳德》

    一位法官不能按照含糊不清的或不能确定的条件作出判决。

——〔德国〕康德:《康德的法律哲学》

    法律只不过是为了那些不懂的人,或者那些为了露骨的需要不能遵守的人制定的。

——〔德国〕布莱希特:《三分钱歌剧》

    没有永恒的法律,适用于这一时期的法律决不适用于另一时期,我们只能力求为每种文明提供相应的法律制度。

——〔德国〕柯勒:《法律概念》

    每一种法律都产生于时代的需要,而时代是不断地变更着的,因此法律也必须变更。

——〔德国〕魏特林:《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社会的迫切需要必须而且一定会得到满足,社会必然性所要求的变化一定会给自己开辟道路,并且迟早总会使立法适应这些变化。

——〔德国〕马克思:《论土地国有化》

    法律决非一成不变的,相反地,正如天空和海面因风浪而起变化一样,法律也因情况和时运而变化。

——〔德国〕黑格尔:《法哲学原理》

    事物的法的本质不应该去迁就法律,恰恰相反,法律倒应该去适应事物的法的本质。

——〔德国〕马克思:《第六届莱茵省议会的辩论》

    法律规定得愈明确,其条文就愈容易切实地施行。

——〔德国〕黑格尔:《法哲学原理》

    法律授与国君惩罚罪犯的权力,国君的不公正使人民有同样的、而且是更大的惩罚国君的权力。

——〔俄国〕拉季舍夫:《翻译马里里〈论希腊或希腊人幸福和不幸的原因〉的注释》

    法院无非是一种行政工具,用来维护对我们阶级有利的现行制度罢了。

——〔俄国〕托尔斯泰·列:《复活》

    一百只家兔决不能当作一匹马,同样,一百个疑点决不能构成一件证据。

——〔俄国〕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

    司法就是主持正义。

——〔苏联〕斯捷潘诺夫·尼:《果戈理传》

    不公正是世界上最大的不幸。

——〔苏联〕斯捷潘诺夫·尼:《果戈理传》

    任何新的时代都会产生新的法律。

——〔苏联〕高尔基:《底层》

    自由和平等都是空洞的原则,惟有公正才是真正有益于人类的原则。在这个原则之下,弱者将得到必不可少的保护和仁慈。

——〔瑞士〕阿密埃尔:《1863年12月4日日记》

    法律的制定要适合国家,而不是国家要适合法律,同样,人们生活在法律之下并不是为了立法者,立法者却是为了人们的。

——〔意大利〕但丁:《君道论·论国家的目的》

    严格说来,法律的首要和主要的目的是公共幸福的安排。

——〔意大利〕阿奎那:《阿奎那政治著作选》

    法律是否有效,取决于它的正义性。

——〔意大利〕阿奎那:《阿奎那政治著作选》

    最自由的国家是其法律建筑在理智之上。

——〔荷兰〕斯宾诺莎:《神学政治论》

    审讯的目的不应该是增加罪犯的人数而应该是使社会重新获得一名善良而有用的成员。

——〔挪威〕汉姆生:《大地的成长》

    人民有权制定政府的宪法,并有权更改它们的宪法,这是我们政治制度的基础。

——〔美国〕华盛顿:《告别演说》

    宪法对政府的关系犹如政府后来所制定的各项法律对法院的关系。法院并不制定法律,也不能更改法律,它只能按已制定的法律办事;政府也以同样方式受宪法的约束。

——〔美国〕潘恩:《潘恩选集》

    宪法不是政府的命令,而是人民组成政府的法令。

——〔美国〕潘恩:《潘恩选集》

    不体现民意的法律是绝对行不通的。

——〔美国〕哈伯德:《警句集》

    法律如果要适应现代文明的需要,就必须使自己适应现代精神。

——〔美国〕弗兰克:《法律和现代精神》

    只有创立一个以法律为依据的超国家制度来消灭兽性的暴力手段,人类才能得救。

——〔美国〕爱因斯坦:《科学家的道义责任》

    没有专利局和良好的专利法,一个国家也就等于一只螃蟹,走道的时候,除了往旁边儿走,就只能往回里倒退。

——〔美国〕马克·吐温:《在亚瑟王朝廷里的康涅狄克州美国人》

    作为总统,我只认宪法不认人。

——〔美国〕林肯:《对南卡罗来纳州南部邦联高级专员的谈话

    在某一世代制定的法律,往往经历好几代还继续生效。可是这些法律继续生效是因为得到活着的人的同意。

——〔美国〕潘恩:《潘恩选集》

    光提出证据进行控诉,却不让被告辩护,那可不会公道。

——〔美国〕马克·吐温:《傻子出国记》

    与平等相伴的是进步的法律。

——〔美国〕乔治·亨:《进步与贫困》

    过于宽容的法律几乎不被尊重,过于严格的法律难以履行。

——〔美国〕富兰克林:《格言历书》

    世袭立法者的观念正如世袭法官或世袭陪审官一样地不合理;也像世袭数学家,世袭哲学家,或世袭桂冠诗人一样荒谬可笑。

——〔美国〕潘恩:《潘恩选集》

    如果可恶的国王因愚蠢而不依法审理案件,那么,其怨敌立即就会把他制服。然而,如果国王克制住爱欲和愤怒而依法审理案件,那么,百姓们就拥护他,犹如众流归大海。

——〔印度〕:《摩奴法论》

    人君若不明察秋毫、秉公执法,纵无强敌来犯,亦将陷于败亡。

——〔印度〕瓦鲁瓦尔:《古拉尔箴言·政事篇》

    制定法律,保护人民,本是作为人民代理之政府的当然职责,切不可说这是给予人民的恩赐。

——〔日本〕福泽谕吉:《劝学篇》

    法官这种工作,在某种意义上说,就像照相机的镜头一样,只要自己无色透明,正确地起到折光作用,就算很好地完成了任务。

——〔日本〕高木彬光:《破戒裁判》

    律师职责就是维护公道。不过法律上的公道,它不能超越法律本身写在纸上的各种原则和范围,因此法律上的公道也许并不就是社会的公道。

——〔泰国〕社尼:《魔鬼》

    身为法官的人,对官与民应该一视同仁,执法如山,这样才能制止权贵们营私舞弊,或因犯罪而企图逃避罪责,同时也能加强庶民对公道正义的信心,并消除他们心中的观望、怀疑。

——〔阿拉伯〕:《一千零一夜·叔尔康、臧吾·马康昆仲和理谟宗、孔马康叔侄的故事》

    公道的法官,只知道赏善罚恶。这样才可以使善人继续为善,使恶人不敢为恶。

——〔阿拉伯〕穆加发:《卡里来和笛木乃·笛木乃的审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