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歇后语 > 蝇、瘦、蜜、骡字开头的动物歇后语大全 正文

蝇、瘦、蜜、骡字开头的动物歇后语大全

作者:生活伴侣网  发布时间:2015-6-19 13:19:29  阅读:次  类别:歇后语

蝇子
(蝇子:苍蝇。)
蝇子打汤———恶心死人
蝇子放屁———吓唬谁、吓唬哪个
蝇子见了血———走不动
蝇子跌在汤里———恶心
蝇子跌进汤里———恶心死人
蝇子爬到眼角上———吃累(泪)
鼻子蛤蟆眼———见识短浅
蝈蝈
(蝈蝈:一种像蝗虫的昆虫。俗称叫哥哥。
身体绿色或褐色,腹大,翅短,善跳跃,吃植
物的嫩叶和花。雄的借前翅基部摩擦
发声。)
蝈蝈笼里养蛐蛐———外行
秋后的蝈蝈———没几天吱吱头了
霜后的蝈蝈———没几天叫头
山后头的蝈蝈———老油子
伏天的蝈蝈———叫得欢
叫蝈蝈不咬哑蚂蚁———一块地里的虫
撬杠打蝈蝈儿———小题大做

(蝉:俗称知了。昆虫,种类很多,雄的腹
部有发音器,夏天能连续不断发出尖锐的
声音;雌的不发声。幼虫生活在土里,吸食
植物的根。成虫刺吸植物的汁。)
蝉不叫蝉———知了
蝉鸣蟋蟀叫———各唱各的调
帽子里藏蝉———头名(鸣)
纸糊的蝉———不叫
蝉翼
(蝉翼:蝉的翅膀。常用以比喻极轻极薄
的事物。)
蝉翼上画像———脸皮薄
蝉翼上绣花———真(针)巧、刻薄、底子薄
蝉翼上雕花———刻薄、底子薄
蝉翼上画头像———脸皮薄
蜞蚂
(蜞蚂:青蛙。)
蜞蚂穿套裤———踢蹬不开、蹬打不开
蜞蚂翻田坎———上蹿下跳
蜞蚂儿
蜞蚂儿跳水———不懂(扑通)不懂(扑通)
蜞蚂儿跳井———不懂(扑通)不懂(扑通)
蜞蚂儿穿套裤———踢蹬不开、蹬打不开
蜞蚂儿翻田坎———上蹿下跳
嘎鱼
(嘎鱼:学名黄颡鱼。属杂食偏肉食性鱼
类。身体裸露无鳞,侧线平直;背部呈黄绿
色,体侧为深黄色并有黑色斑块;鳍条灰黑
色,腹部淡黄色,尾鳍上有黑斑,该鱼体色
随水环境变化稍有差异。体长型,头部较
大且平扁,躯干后部侧扁形;口裂大,上、下
颌具有绒毛细齿;眼小,须4对,鼻须至眼
后缘,上颌须最长,达胸鳍基部后;背鳍、胸
鳍前端为硬刺,其后缘带锯齿;胸鳍扇形,
末端接近腹鳍起点;背部有一脂鳍,与背鳍
不相连。)
嘎鱼的脑袋———刺儿长
鲜鱼
(鲜鱼:活鱼或新鲜的鱼。)
鲜鱼出水———活蹦乱跳
鲜鱼出了水———活蹦乱跳
鲜鱼烂虾
鲜鱼烂虾一锅煮———不知好歹、好歹不分、
好坏搭配
嘎亚子鱼
嘎亚子鱼———溜边
箐鸡
(箐鸡:竹林中生长的鸟名。)
箐鸡撞着老虎嘴———好险啊
熏鸡
熏鸡———弯脖儿
熏鸡不叫熏鸡———窝脖儿一个
熏鸡不是熏鸡———窝脖子
瘟鸡
(瘟鸡:指染上瘟疫并能传播瘟疫的鸡。)
瘟鸡啼鸣———强打精神
瘟鸡碰上病鸡———一个比一个够戗
六月的瘟鸡———死不开口
挨刀的瘟鸡———命难保、难活命、性命难保
挨了棒的瘟鸡———扑腾不了几下
瘟猪
(瘟猪:指染上瘟疫并能传播瘟疫的猪。)
六月的瘟猪———死不开口
瘟猪子
瘟猪子服辣子酱———生克制化
瘦牛
瘦牛想吃高山草———力不能及、心有余而
力不足
瘦驴
瘦驴拉硬屎———干逞强、瞎逞能、撑架子、
硬撑架子
瘦驴拉重载———受不了、够喘的了
瘦驴屙硬屎———硬摆架子哩
买头瘦驴老掉牙———自骑自夸
破鞍子对瘦驴———穷凑合、穷凑
瘦狗
瘦狗拉屎———活撑死撑、强支撑
瘦狗屙屎———头截硬(云南)
瘦狗拉硬狗———活撑死撑
瘦狗屙硬屎———死争(挣)
瘦狗身上割肥膘———下错刀了
瘦狗跌进肉汤锅———死了也得一身肥
瘦狗子
瘦狗子爬墙———后脚不得力
瘦骆驼
瘦骆驼比肥马大———落得个架子不小
瘦虎
山中的瘦虎———雄心在
瘦猪
瘦猪身上刮肥膘———办不到
瘦猴子
瘦猴子患肿病———外强中干
瘦猴子抱个酒坛———想充大肚弥勒佛哩
蜜蜂
(蜜蜂:昆虫。人工饲养以供采蜜的蜂类。
全身表面有很密的绒毛,复眼,前翅比后翅
大,雄的触角较长,母蜂和工蜂有毒刺
(针),营群体生活。分工明确,蜂王(母蜂)
负责产卵,雄蜂只管交配,工蜂负责修筑蜂
巢、采集花粉和花蜜,哺育幼虫和母蜂等工
作,以花蜜为食,还能为某些植物传粉。)
蜜蜂窝———窟窿
蜜蜂虽小———屁股叮人
蜜蜂采花———不为自己、经常吃香、劳苦
功高
蜜蜂没嘴———屁股伤人
蜜蜂朝王———嗡、嗡、嗡
蜜蜂蜇人———逼急、逼急了
蜜蜂蜇脸———刺到了痛处
蜜蜂做窝———眼眼多
蜜蜂散伙———没望(王)了
蜜蜂酿蜜———不为己食、不为自己、不辞辛
苦、为别人操劳
蜜蜂的窝———窟窿多
蜜蜂出花园———满载而归
蜜蜂打群架———乱哄哄
蜜蜂作报告———甜言蜜语
蜜蜂的屁股———刺儿头
蜜蜂的住房———门小户大、门路不大
蜜蜂的眼睛———突出
蜜蜂采黄连———苦结果
蜜蜂见了花儿———叮住不放、拼命往里钻
蜜蜂到彩画上———空欢喜一场
蜜蜂窝里掏蛋———找着挨整(针)
蜜蜂叮镜中花———白费劲、白费工夫
蜜蜂出花园儿———满载而归
蜜蜂采鲜花儿———力不从心、心有余而力
不足
蜜蜂飞到彩花上———空欢喜
蜜蜂飞到彩画上———空欢喜
蜜蜂飞进奶汁里———耻(刺)辱(乳)
蜜蜂飞进百花园———满载而归
蜜蜂叮在玻璃上———没出路、没有出路、找
不到出路、看到光明无出路、看到光明没
出路
蜜蜂叮在玻璃窗———没出路、无出路、找不
到出路、看到光明无出路
蜜蜂停在日历上———风(蜂)和日丽(历)
蜜蜂掉在玻璃瓶里———前途光明,出路
不大
春天的蜜蜂———不时闲、闲不住
出巢的蜜蜂———满天飞
无王的蜜蜂———乱了群、乱哄哄、各散四方
帽子里进蜜蜂———心神不宁
蜜蜂儿
蜜蜂儿进窝———井然有序
蜜蜂屁股
蜜蜂屁股———碰着就不轻
豪猪
(豪猪:哺乳动物,也叫箭猪。全身黑色,
自肩部以后长着许多长而硬的刺,刺的颜
色黑白相杂,遇敌时刺竖起,并转身以臀部
相向,倒退撞敌。穴居,昼伏夜出。以植物
为食,常盗食农作物。)
豪猪拱洞———吃里爬外
属豪猪的———浑身是刺
翠花公鸡
翠花公鸡上舞台———谁跟你比漂亮

(骡:家畜。本身无繁殖能力,由公驴和母
马交配而生。但体块、力量、寿命等方面均
优于驴。力气大,耐力强,寿命长,能拉车、
驮东西。亦用以讥称不育的年轻女子。)
骡拉碾子———无尽头的路
骡和驴打架———不认亲
骡子
(骡子:骡的俗称。)
骡子下儿———不知贵贱
骡子打角———稀奇
骡子打滚———四脚朝天
骡子尿血———没治、没治了、没法治
骡子的脸———非驴非马
骡子陪考———比劲大
骡子不下儿———理所当然
骡子不下崽———理所当然
骡子下驹儿———瞎说
骡子打滚儿———四脚朝天
骡子生驹儿———瞎说
骡子吃灰面———一张白嘴
骡子拉碾子———无尽头的路
骡子的脸儿———非驴非马
骡子没中膈———死症、死症一个
骡子不下驹儿———理所当然
骡子不生驹儿———理所当然
骡子和驴打架———不认亲
骡子头上长犄角———四不像
骡子驮重不驮轻———生得贱、生就那贱东
西货
骡子卖个驴价钱———贱在嘴上了
属骡子的———杂种、空前绝后
三条腿的骡子———难找、跑不了、跑不掉
上了套的骡子———不行也得行
上了笼头的骡子———踢蹬不开、蹬打不开
上了羁绊的骡子———踢打不开
出鼻的骡子讨了驴价钱———吃了嘴的亏
平地的骡子———不懂坎儿
山东的骡子学马叫———南腔北调
杂交的骡子———非驴非马
借来的骡子———干不长
踢套的骡子———尽耍驴脾气
咬群的骡子———孬种、不是好种
扶起骡子倒了马———处处不顺
光买骡子不买车———就要前半截儿
骡马
(骡马:指骡和马。泛指牲口。)
骡马市倒拐———离羊市不远
骡马嫁叫驴———只传一代
骡马听到大车叫———踢腿发急
骡马听到火车叫———踢腿发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