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应用文写作 > 小说写作 正文

小说写作

作者:生活伴侣网  发布时间:2016-7-29 13:00:23  阅读:次  类别:应用文写作

    一、小说的定义和分类
    小说,是以塑造人物形象为中心,通过完整的故事情节和具体的环境描写,广泛地反映社会生活的叙事文学体裁。人物、情节和环境是小说的三要素。小说分类的方法很多,但最基本的分类方法是根据作品的篇幅和容量,分为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和微型小说四种。
    长篇小说展现广阔、丰富的社会生活内容,人物众多,人物性格发展较完整,故事情节曲折,结构复杂,篇幅长,一般在10万字以上。短篇小说选取生活中的横断面或纵断面来反映社会现实,人物少,情节单纯,篇幅也短,一般是数千字到2万字之间。微型小说情节更为单一,往往是选取小的生活片断来反映社会的某个侧面,篇幅更短。中篇小说介于长篇和短篇小说之间,它反映的社会生活总量不及长篇,但比短篇丰厚,人物活动的天地比短篇广阔,人物关系不及长篇复杂,故事情节不及长篇曲折,但比短篇完整。
    本教材主要介绍短篇小说的写作知识。
    二、短篇小说的特征
    ∷(一)以小见大
    短篇小说因其篇幅的限制,通常只选取社会生活中的一个侧面、某个典型化的场景或者是某个较小的事件来刻画人物性格。短篇小说的情节也比较单纯,但它往往能够以小见大、以一斑而窥全豹,表现深刻的思想意义。如都德的《最后一课》写1870年普法战争后,战败的法国被迫割让阿尔卑斯山和洛林两省给普鲁士。在割让生效前夕,乡村一所小学的老师韩麦尔先生在占领军宣布以后学校只允许教德语而禁止使用法语的转折关头,给孩子们上了最后一堂法语课。小说通过最后一节法语课这个小场景,表现出了爱国主义的重大主题。
    ∷(二)情节单纯
    短篇小说不像长篇小说那样反映广阔复杂的社会生活,它往往是抓住较小的生活事件,提炼出紧凑的故事情节,集中地刻画一两个主要人物的性格,表现深刻的主题。短篇小说的结构比较单一,一般是单线发展,不像长篇小说有主线还有副线,有明线也有暗线。如鲁迅的小说《孔乙己》只有短短的几千字,就栩栩如生地刻画出了一个迂腐、穷困潦倒的旧式知识分子的形象。契诃夫的《变色龙》围绕一条狗发生的闹剧,刻画出奥楚蔑洛夫的“变色龙”嘴脸。
    ∷(三)表现手法多样
    短篇小说的表现手法既灵活自如又多种多样。短篇小说刻画人物,可以叙述,也可以描写人物的肖像和心理活动,而且特别擅长细节描写。短篇小说可以像散文那样绘景状物,也可以像诗歌那样抒发情感。悬念、误会、巧合、对比、象征、比拟等手法,在短篇小说的写作中屡见不鲜。有些作者甚至采用意识流、荒诞、幽默等现代手法技巧,使短篇小说的表现手法更趋多样化。
    ∷(四)语言精练生动
    短篇小说提供作者的空间是有限的,但塑造人物、表现生活的任务并没有改变。作者要在有限的篇幅内表现自己的思路情感和艺术追求,就必须对语言有很高的要求。短篇小说的语言既要精练,具有很高的艺术概括力,以极省俭的笔墨表现丰富的内容,同时又要生动有趣,准确地表现人物鲜明独特的个性。
    三、短篇小说的写作
    ∷(一)注重艺术构思
    短篇小说的艺术构思要以小见大,在有限的篇幅内表达尽可能多的内容。艺术构思不仅是短篇小说成功的关键,而且也是一个作家艺术功力的重要标志。短篇小说的艺术构思主要从以下三方面着眼:
    1.发现动情点。
    短篇小说的构思往往来自作者感悟深刻的材料。社会生活中的某件事、某个人物或某种现象,给作者印象深刻并打动了作者,作者往往因此产生深刻的感受和领悟,从而生成独特的核心材料。这种能够打动作者的某人、某事或某种景物就是“动情点”。这一“动情点”,可能是深刻难忘的某个人物,或精彩有趣的故事;可能是作者心底深情的回忆,或美好动人的画面。杨朔《荔枝蜜》中的蜜蜂,就是作品的动情点。
    2.组织和安排线索。
    短篇小说要在有限的篇幅中体现人物性格的发展变化轨迹,必须注意线索的组织和安排。短篇小说线索的组织和安排有以下几种形式:一是以人为线索。如鲁迅的小说《孔乙己》里的“我”———咸亨酒店的小伙计,就是一个穿针引线的线索人物,小说的故事内容都是从他的见闻中反映出来的,但他又不是小说的主要人物。二是以物为线索。用这种方法推进故事情节的发展,强化矛盾的冲突。如莫泊桑小说《项链》中的项链。三是以中心事件为线索。如赵树理的小说《小二黑结婚》,以小二黑与小芹的爱情故事为中心线索。都德的《最后一课》以最后一课这件事为中心线索。
    短篇小说一般只有一条线索,但为了表达上的需要,也有安排一条以上线索的。两条以上线索的安排通常是一明一暗,用暗衬明或者明暗交替的手法来达到创作目的。如鲁迅的《药》,明写华老栓为儿子治病买人血馒头,暗写革命者夏瑜的牺牲。
    3.孕育人物形象。
    短篇小说离不开写人物,但写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写人物的什么品质,是作者构思中少不了的一个环节。成功的作者,往往是抓住人物最能打动你、给你印象和感受最深刻的某一点。这一“点”,可能是人物的某个特殊行为,某个不寻常的细节,或某种遭遇、某种命运,然后以之为基础,作进一步的虚构和想象,逐渐补充完整,创造出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
    孕育人物形象一般有两种方法:一是以生活中的某一真实原型为基础,经过加工、补充、提炼,形成比生活原型更为集中、典型的人物形象。例如,屠格涅夫的短篇小说《木木》中的农奴和盖拉两个人物,其生活原型是作家的母亲和他家的哑奴。另一种方法是鲁迅先生说的“杂取种种人,合成一个”。小说中的形象不是来自于生活中的某一真实原型,而是从许多熟悉的人物身上,通过杂取、移植,融合而成,即鲁迅先生所说的:“嘴在浙江,脸在北方,衣服在江西。”这种构思方法在小说中使用更为普遍。
    ∷(二)塑造人物形象
    人物是小说的三要素之一,塑造人物形象是短篇小说的使命。作者要调动一切艺术手段对人物的外貌、行动和心理活动进行描绘,塑造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
    塑造人物形象最重要的是写出人物的主要性格特征,使读者读后能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契诃夫的短篇小说《马车夫》,就是通过特定的场面和人物关系,着力在情节的进展中通过人物个性化的语言和行动,着重揭示商业顾问官柯特洛夫的性格特征。他在一家大饭店吃完饭,已是深夜一点多钟,吝啬的他宁愿走远一点去雇出租马车。而马车夫是个从小娇生惯养、怕冷怕苦的青年,因为叔父盗走了家财,一夜之间破了产,才不得不到莫斯科来当马车夫。这是他当夜的第一笔生意,送的人恰巧就是他的叔父柯特洛夫。这个叔父不顾全家破产,偷走了家中的全部存款;图财结婚,又拿走了全部陪嫁钱;为了骗取保险公司的赔偿,竟然烧掉了小饭铺。终于变成暴发户的叔父,明知送他回家的马车夫就是他坑害过的侄儿,可硬是六亲不认,甚至连五个戈比的车钱也舍不得多给。这些描写突出了柯特洛夫损人利己、贪婪自私、残酷无情的个性特征。
    ∷(三)编织故事情节
    情节也是小说的三要素之一。情节的推进,既能体现人物的矛盾冲突,又能展现人物的性格特征,是人物性格的发展史,也是心灵深化的轨迹。因此,在小说写作中,作者要重视情节的构思,以获取更好的艺术效果。
    短篇小说的情节,不可能像长篇小说那样复杂曲折,而多数是单纯、集中、紧凑的情节,但往往会有些动人的细节。例如,茹志鹃的《百合花》中,有一个在枪口上插朵小花的细节,它生动地体现了小战士热爱生活、珍惜美的美好心灵。唯其如此,他的牺牲才更令人心痛。
    短篇小说的情节也是多种多样的,有的平凡,有的奇巧。奇特,故事性强,偶然性也大,常常给人以意外的阅读惊喜。美国作家欧·亨利的《麦琪的礼物》是奇巧的代表。情节普通,没有大波大澜,而是以真实性打动读者。如鲁迅的《一件小事》、契诃夫的《苦恼》,情节都极为平凡,但都真实细腻,感人至深。
    ∷(四)写好具体环境
    环境是人物活动的舞台和生存的土壤,离开了环境,情节很难发展和推进。环境包括社会环境和自然景物。社会环境不仅是作品中人物活动的天地,而且还是时代风云的浓缩。对人物所处的社会环境的把握,有助于读者准确理解人物性格产生的根源,从而更加深刻了解作品的意义。例如,鲁迅小说《孔乙己》中的咸亨酒店,不仅是主人公生活的场景,而且是一个微小的封建旧中国社会。正是咸亨酒店的虚伪、冷漠、残酷的人物关系和由其所构成的环境决定了孔乙己的悲惨下场。自然景物可以作为人的活动场所,也可以作为衬托人物心境、情节发展,展现地方特色的重要因素。例如,《最后一课》开头部分对小弗朗士家乡的自然景物进行描写,作者在描绘这个法国小镇的美丽晨景的同时,也准确地描写出了小主人公天真幼稚、淘气可爱的儿童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