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应用文写作 > 确立主题是写好文章的关键 正文

确立主题是写好文章的关键

作者:生活伴侣网  发布时间:2016-10-10 16:22:39  阅读:次  类别:应用文写作

    文章是表达思想的书面形式,一篇文章要表现什么思想,说明什么问题,赞成什么,反对什么,必须要明确,每篇文章都应该具有鲜明的主题。
    文章的主题是否正确,是否深刻有力,是衡量一篇文章好坏的主要标准。我们写文章,目的是为了交流思想,为了宣传自己的主张和看法。一篇好的文章,读后应该给人以启发,给人以力量。毛泽东同志的许多重要著作之所以有力量,是因为他善于总结革命的经验教训,高瞻远瞩,提出革命斗争中需要解决的各种实际问题,并给以一切实的回答;鲁迅的杂文被人们称做匕首和投枪,敌人看了害怕,人民看了开心,就是因为作者能用辛辣的语言,揭露反动派的真面目,解音1社会,表达人民的意志。古往今来,不论是长篇巨制还是短篇小什,凡有生命力的作品,除了它们表现形式上的原因之外,没有不是因为它们具有积极向上的深刻的思想内容的。《红楼梦》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它通过贾宝玉、林黛玉的爱情悲剧和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兴衰,深刻地揭露了封建社会的腐朽没落,其主题具有巨大的反封建的意义;《岳阳楼记》只有三四百字,它能被人民千古传诵,其主要原因也是因为它的作者表现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胸怀。平时人们常说主题是文章的生命,就是这个道理。
    主题对于文章本身来讲,它又是文章的纲领和统帅,是全篇文章的中心。一篇文章,材料的取舍,结构的安排,语言的运用,都不能离开主题。主题不明确,没有中心,组织材料、安排结构、语言运用就没有了依据,写出来的文章必然是材料芜杂,结构混乱,叫人看了不知所云。有些初学写作者不懂得这个道理,写文章常常出现这种毛病。为了说明这个问题的重要,让我们分析一下下面这篇习作。
    我的业余生活
    过去,在我的业余生活中,除了和爱人一起拆洗被褥,打扫房间,炒菜做饭外,就是看电视节目,偶尔也看一两场电影、戏剧。至于去公园游逛,我总是没有那个兴趣。
    自从领导上安排我报考电大中文专业后,在我的业余生活中增添了新的内容—自学。因此,每逢节假日,星期天和下班后的时间里,我总要坐下来看书、写字,完成业余文化学习的计划。
    最近一个星期日的早晨,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t付,我刚打开书本,四周岁的女儿蔚蔚就吵着闹着,要我带她到动物园。如果答应孩子的要求,今天的学习计划就要落空了。想到这里,我便冲着孩子大声说:“你真烦人,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星期天,你就闹得这样不安宁,是准娇惯你了!”蔚蔚好象受了莫大的委曲,哇的一声哭了。这时,我的爱人在一旁埋怨我:“说话不算数,反倒批评孩子,这不是你星期一送她上幼儿园时,对她许的愿吗!”“当时我是为了E哄她上幼儿园,说漏了嘴,你也当真!”我反驳了一句。“既没有这份心,就不要骗孩子,许这个愿。”她倒更上劲了。
    住在隔壁的宋大妈听见我们为孩子的事争吵,就过来劝我说:“蔚蔚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你就带她去玩一次吧!”蔚蔚听了就更撒娇了。一边哭一边不停地说:“我就要去动物园里我就要去动物园!”我被爱人将了一军,在宋大妈的劝导下,勉强答应了孩子的要求。出于无奈,就说,“要去,咱们一家都去。”爱人听我这么一说,也就不再说什么。
    我们一家三口人,梳洗完毕,吃罢早点,出了家门,直朝电车站走去。这时,蔚蔚笑了,她笑得那么可爱,笑得那么甜,甭提有多高兴,多快活了。她三步并作两步,蹦蹦跳跳地走在我们前面。
    大概星期日人们都不愿在家呆着,排队上车的人真不下四五十人。我们等了许久,才上了车。
    车上一位大约二十几岁的姑娘见我带着孩子,主动给我们让了座。还未等我开口道谢,蔚蔚就开口说:“谢谢阿姨。”旁边坐着一位近五十岁的大娘说了声:“不客气。”并夸奖说:“这小姑娘真懂礼貌。”不难看出,这位大娘和刚才让座的姑娘是母女俩。
    一路上,蔚蔚很活跃,不时地唱起了在幼儿园学会的儿歌,有时还作个鬼脸,逗得车上的人一阵阵的欢笑。
    电车开到了动物园,车门“吱”的一声开了。我们下了车,随着人流来到售票处。我排队买了两张票,和爱人一起领着蔚蔚走进了动物园的大门。
    在动物园里,蔚蔚见到冰棍就要吃,见到汽水就要喝,而且不停地给我们提间题。一会儿指着这问:“爸爸,这是什么?’’一会儿又指着那间:“妈妈,那是什么?”简直没有闲的时候。
    我们到了猴山和狮虎山,又看了狗熊、大象、豹子、犀牛和长颈鹿,还进了熊猫馆和两栖动物爬行馆,还有各种鸟类和一些我们不知道名字的动物,全都看了一遍。这一天,可真谓是一饱眼福。
    玩了大半天,在一家饭馆吃了一顿便饭,下午三点钟了,我们才起程回家。上了车不一会,蔚蔚搭拉着脑袋,扒在我的身上睡着了。我的腿肚子也紧绷绷的,麻木得就好象不是自己的腿一样,早已筋疲力尽了。
    回到家,我们稍稍休息了一会。晚饭后,爱人动手洗星期六换下来的一堆脏衣服,而我则按事先订的业余学习计划,重新打开书本。爱人入睡时关切地对我说:“明天还得上班去,你也早点睡吧!不要老是象个‘夜猫子’一样。”我“嗯”了一声,没有抬头,继续在看着,写着……不知不觉,已经是该吃夜宵的时候了。
    这是一篇有闻必录的没有主题的文章。文中着重写了两方面的内容,一是作者抓紧时间学习的情况,一是作者一家三口游动物园的经过。这两方面的内容在作者的笔下没有多少内在的联系,特别是写去游动物园的经过,大都是自然主义的记叙,从中看不出作者要说明什么问题。由于文章没有主题做统帅,只是原原本本地记录了一天的活动,全篇没有中心,因而显得材料芜杂。例如文章用了不少篇幅写怎样走出家门,怎样上车、坐车、下车,这些材料都缺少观点统率。文中用了不少笔墨写小蔚蔚的活泼可爱,但在记叙中也夹杂了不少“见到冰棍就要吃,见到汽水就要喝”之类的无用之笔。
    文章的观点和主题是文章的灵魂和统帅,没有主题,没有中心,文章就会写得主次不分,结构混乱,材料芜杂,习作《我的业余生活》没有写好,原因就在这里。
    确定主题也叫立意。我国古代作家对于立意十分注意,古代很多人都指出,写诗作文都应该“以意为主”,写作就是为了“以文传意”。《后汉书》的作者范哗说:“常谓情志所托,故当以意为主,以文传意。以意为主,则其旨必见;以文传意,则其词不流。”(《狱中与诸甥侄书》)他认为写文章做到“以意为主,以文传意”,文章才能写得主旨鲜明,文词才能有所归附,而不致形成文辞的散漫流离。唐代文学家杜牧,主张“凡为文以意为主,以气为辅,以辞采章句为之兵卫”(《答庄充书》),说的也是这个意思。清初学者王夫之把这个道理讲得更加具体形象,他说:“无论诗歌与长行文字,俱以意为主。意犹帅也,无帅之兵,谓之乌合。李、杜所以称大家者,无意之诗,十不得一二也。烟云泉石,花鸟苔林,金铺锦帐,寓意则灵。”(《姜斋诗话》卷下)
    王夫之的这些议论讲得十分生动,他把一篇文章看作一支军队,而文意—文章的主题,就是这支军队的统帅。军队有了统帅,攻守进退才能有条不紊,否则,就会成为乌合之众。在王夫之看来,不论是作诗还是写文章,作者笔下的“烟云泉石、花鸟苔林、金铺锦帐”,只有有了明确的寓意,才有可能写活,富有生气。李白、杜甫之所以能称大家,主要原因就是他们能使自己的诗歌具有明确的寓意。王夫之的这些见解是很高明的,对于我们学习写作很有借鉴的意义。
    怎样克服写文章主题模糊、没有中心的毛病呢?重要方法之一,是意在笔先。所谓意在笔先,就是要先立意,后动笔,在动笔写作之前先把主题想好,主题明确了,文章有了中心和主干再动笔写作。意在笔先是古人总结出来的一条重要写作经验,也是写文章必须遵守的一个原则。因为主题既然是文章的统帅,是中心,写作只有确立了中心以后才好去围绕这个中心组织材料,布局谋篇。不这样,文章就很难写得条理清楚,紧凑严密。有些初学写作者不大懂得这个道理,他们往往看到一些材料,觉得生动有趣,没有好好考虑这些材料说明什么间题,表现什么思想,就动起笔来,这样写出的文章十之八九都是主题模糊、没有中心之作。习作《我的业余生活》没有写好,没注意做到意在笔先,是一个重要原因。
    写文章不先立意,只在文彩辞句上兜圈子,这样的文章让人看了就会感到头绪混乱,好象走进闹市,乱哄哄一片,杂乱无章,这怎么能把文章写好呢?清人刘熙载说‘“古人意在笔先,故得举止闲暇;后人意在笔后,故至手忙脚乱。”(《艺概·文概》)动笔之前先想好主题,有了中心和主干,一切布置停当之后再去动笔,写作起来自然就会感到顺手。古人的这些经验之谈,值得初学写作者认真思考。